辽宁中医最幸运的学子——郭恩绵
发布日期:2016-09-27 15:18:53

我说最幸运,理由有三:一是教我的老师不但多,且是大家名师;二是与老师接触甚密,伴师出诊多年,尤其是与其中二位高师都是独身,同宿一舍三年,可谓零距离接触;三是受医院指派,先后拜二位中医泰斗为师,并均获学术继承奖。

一、在校时受众多名家教授,幸运。

本人1961年考入辽宁中医党员本科医疗专业,学制六年。当时任教老师,均是从东三省各地精选调入的中医精英,刘相举,卢玉啟,闫守信,胡炳久,郑统魁、相茂功、兰一清、李连永、田嘉禾、胡振周等几十位。特别是当时院长茹古声言要把我们这期学生培养成“内经理论家”,提出教学三基三严的理念,要求学生不但要学懂经典,更要熟记并且能背诵某些经典原文。为此茹院提出了著名的“三上”精神:即走在路上,躺在床上,蹲在厕所上,都拿出抄写经典原文的小本本,看几遍,念一念,记一记、背一背。就这样,我们按老师的要求,该背诵都能背下来。我现年虽古稀,尚可背诵许多原文。当时老师在课堂上,每每要叫几位同学站起来背诵。如胡老的“伤寒论”课,都要有几位同学站起来背诵全文。那时的背诵,要比准确性,清晰度,流畅度。有一次老师令背诵、少阴病篇涉及十三名的条文,比谁用的时间最少,最快。老师课堂上的言谈举止,幽默、风趣,深入浅出的教言教态,就像一幅幅电影画面,仿佛还清晰的展现在眼前。

二、毕业后得顶尖大医真传,幸运。

本人1969年毕业,毕业分配是一个面向全部到农村,1972年毕业,我被从新金县剑谒地区医院调回辽宁中医。回校后先后跟随十几位前辈临床学习,如徐向春、胡振周、梁国卿、王福安、王忠贤,他们遣药组方各有特色,受益匪浅。此后院又令我拜血液病泰斗王忠贤为师,其治疗“再障”和“白血病”的中医理论依据和独创的方药,“生”和“消化散”独角莲膏药的密治法及配伍玄机,可以说尽学到手。此后又随梁国卿老师去四病房,主攻肝病腹水,梁老的:“参水大乾枣”疗法,可谓治一绝。

 本人调回医院时是只身回沈,与当时的独身老师王文彦、杨茂功三个人同住一室(独身宿舍)。工余、饭后、睡前侃谈,获得许多老师珍藏多年二、三线的经验,同宿三年余,收获颇丰。时间至此,本人跟师学习的各个阶段结束后,均撰写论文发表,先后发表在国家级期刊杂志论文18篇。

三、全国首批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,500名高徒之一,北京中国人民大会堂,拜师,幸运。

  二部一局组织的全国首批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项目,领导指派本人拜李玉奇为师,代表辽宁省的名医高徒去北京人民大会堂拜师,二部一局领导和中央李铁映参加拜师大会,并合影留念。跟师三年,考核合格,二部一局颁发出师证书。继承学习期间。撰写出《银周医论》一书,被学院评为优秀论文。

 从调回辽宁中医,到此前曾任中医内科教研室主任内科八病房主任,组建辽宁中医附属医院肾内科。期间内科教研室,被省教委评为省级重点学科获奖,拨款装备了教研室。2007年获中华中医药学会授检,全国首届中医药传承,本人获高徒奖,并受奖杯一枚。

 吾悬壶杏林之座右铭:恪守岐黄之道,谨遵辨证之法。借鉴西学之论,读神农之经重尝百草,组仲师之论格外生方。衷中参西,与时俱进,经生岐黄。